不会影响公司经营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30 16:12    次浏览   >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骅威文化近日发公告称,公司股东杭州鼎龙持有公司股份1.18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是13.76%,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为1.18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3.76%。骅威文化方面称,这仅是股东的融资行为,不会影响公司经营。

公司控制权易手、管理层“大换血”,杭州鼎龙是否能够将骅威文化从2018年的业绩泥潭中拯救出来也未可知。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公开资料显示,骅威文化原主营业务为玩具制造,后彻底抛弃玩具业务,通过收购的方式转型影视娱乐,主要进行影视剧的投资、拍摄、制作、发行和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这次计提商誉减值的,正是帮助骅威文化完成转型的两大“功臣”。

骅威文化方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骅威文化目前的发展仍是和原来的主营业务保持一致,至于接下来骅威文化的业务是否会与杭州鼎龙的业务进行协同,目前还未确定。

2月24日晚间,骅威文化(002502,sz)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根据业绩快报,2018年,公司营业利润为-12.1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04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超4亿元。

说起骅威文化,2018年最著名的事情应该是其试图以30亿元收购张纪中女儿张语芯控股的东阳曼荼罗。彼时,后者才刚刚成立两年。在此之前,骅威文化就曾以2亿元价格获取了东阳曼荼罗10%的股权。不过在后来发布的交易预案中,标的公司却由东阳曼荼罗换成了一家互联网营销公司——旭航网络。骅威文化对此的解释是,与东阳曼荼罗就部分条款无法达成一致,最终决定终止收购东阳曼荼罗股权。

2015年,骅威文化以12亿元的价格收购梦幻星生园100%股权。此外,在以5000万元买入20%股权后,2014年底,骅威文化以超8亿元的价格继续收购了第一波网络剩下的80%股权,完成转型。不过原来的“功臣”如今却成了吞噬利润的“黑洞”。骅威文化解释称,之所以进行商誉减值,是因为2018年主营业务所处的影视行业及网络游戏行业的政策环境均发生较大变化。

2018年10月29日,骅威文化发布了2018年三季报,当时,骅威文化对2018年的业绩还颇有信心,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1.83亿~2.56亿元。不过,到2019年1月30日,骅威文化发布了一则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亏损额为11.2亿~13.5亿元。前后相差悬殊,令投资者大跌眼镜,公司也因此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至于亏损原因,则与计提商誉减值有关,这也是影视游戏公司解释2018年亏损时常用的理由。骅威文化称,报告期内,公司两大业务板块所处的影视行业及网络游戏行业的政策环境及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相关子公司的经营业绩下滑明显,同时,结合对未来经营情况的分析预测,公司认为相关子公司存在商誉减值迹象,因此需要计提相应的商誉减值准备,导致公司报告期亏损金额较大。

与此同时,骅威文化自身迎来巨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祥彬将公司的实控权“拱手让人”。根据郭祥彬及其一致行动人郭群与杭州鼎龙签订的协议,郭祥彬及郭群将公司8.76%股份协议转让给杭州鼎龙,并将20.31%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杭州鼎龙。随后,骅威文化管理层也开始大批出走。自去年12月以来,公司董事长郭卓才、董秘兼副总经理刘先知等先后辞职。

最终未能成功收购东阳曼荼罗剩余股权似乎耗尽了两家的缘分,此后,骅威文化还打算彻底从东阳曼荼罗抽身。2019年1月16日,骅威文化发公告宣布,全资子公司梦幻星生园与东阳曼荼罗及交易对手方签订了解除投资协议,并收回相关投资款及利息。

对此,骅威文化的解释是,公司判断因收购浙江梦幻星生园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幻星生园)及深圳市第一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一波网络)而形成的商誉存在减值迹象,因此需要计提相应的商誉减值准备。根据骅威文化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司对梦幻星生园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金额预计为6.8亿~7.8亿元,对第一波网络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金额预计为5.2亿~5.8亿元。

免责声明:

可以看到的是,2018年,尤其是第四季度以来,影视行业的监管和规范持续加强,再加上去年初就开始的游戏版号冻结,但不可否认的是,资本过度追逐也导致影视行业内公司估值过高,2018年游戏影视行业成为商誉减值“爆雷”的重灾区就是证明。